水源地“藏污納垢”用水保水陷利益之爭
  多地水庫存污染隱患危及調水安全
  編者按:水,偉大的生命之源。但是,近年來,有關水源地遭污染以及城市自來水水質不達標的消息頻現,給人們生活和城市發展帶來巨大隱患。在這隱患的背後,部分企業亂排亂放、水源地陷入發展與保護困境、自來水廠工藝落後標準存缺陷、二次供水設備衛生狀況差、城市污水處理不力等一系列問題正漸漸浮出水面。從今天開始,《經濟參考報》將在“深度”版推出“解碼水污染危機”系列報道,探究水污染所觸及的發展誤區、監管困局、技術瓶頸等深層次原因,並試圖給出解決之道,敬請關註。
  生活污水從溝汊直接進入丹江口水庫入庫河流之一的神定河,河水呈黑色並伴有異味;引灤入津水源地的潘家口水庫和大黑汀水庫,至今水源地依然面臨尾礦揚塵、挖山取石和網箱養魚三大威脅;在官廳水庫的上游,在桑乾河不足一公里的沿線周邊堆放著大量的生活垃圾……
  由於我國水資源分佈不均,修建調水工程成為很多地方解決水荒的辦法。不過,記者最近在湖北、河北等地幾個全國重要的調水源頭採訪發現,眾多的污染隱患威脅著調水工程的水質安全,而水源地政府保護水質的主動性和能力普遍不足。專家呼籲,國家應儘快出台生態補償的相關法律法規,破解調水源頭的保護困局,以確保調水工程的水質安全。
  水源地污染威脅重重
  在十堰城區,流入神定河的眾多溝汊邊分佈著大量的居民點,不少溝汊成為“納污河”,生活污水從溝汊直接流入神定河,河水呈黑色並伴有異味。
  丹江口水庫是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,庫區的湖北省十堰市有12條主要的入庫河流,過去這裡一度是“有河皆廠,有廠皆污”。近幾年來,通過關停污染企業,建設及投入運營水污染防治項目,有7條河流水質已經基本達標,但是流經城鎮再進入水庫的神定河、泗河、劍河、犟河和官山河等五條河的水污染問題仍然嚴重,大多仍維持在劣Ⅴ類水質。
  記者在十堰城區看到,流入神定河的眾多溝汊邊分佈著大量的居民點,不少溝汊成為“納污河”,生活污水從溝汊直接流入神定河,河水呈黑色並伴有異味。當地提供的數字顯示,十堰市城區的污水收集率僅有50%左右。
  十堰市環保局副局長袁勁松表示,工業點源污染的問題基本解決,但生活污水直排現象和農業面源污染仍非常突出。據2013年5月全國政協特邀常委視察團的調查報告顯示,丹江口水庫近十年來營養物含量呈上升趨勢,水庫處於中營養狀態,局部庫灣的氮、磷等營養元素富集程度較高。據統計,水源區面源污染負荷以總氮計約為36442噸,是造成水庫總氮超標和向富營養化發展的主要因素。報告認為,如果總氮含量得不到有效控制,局部庫灣水體可能會出現水華現象。(淡水水體中藻類大量繁殖的一種自然生態現象,是水體富營養化的一種特征,主要由於生活及工農業生產中含有大量氮、磷的廢污水進入水體後,藍藻、綠藻、硅藻等藻類成為水體中的優勢種群,大量繁殖後使水體呈現藍色或綠色的一種現象。)
  作為引灤入津水源地的潘家口水庫和大黑汀水庫位於河北省境內,10多年前天津就開始擔憂水質污染問題,但至今水源地依然面臨尾礦揚塵、挖山取石和網箱養魚三大威脅,水質污染狀況有增無減,近幾年來多次出現水質被污染事件。2010年出台的《海河流域水污染防治“十二五”規劃大綱》顯示:入庫來水總氮、鐵超標,不能達到地表水三類標準及飲用水要求,引灤沿線農業源污染尚未得到有效的治理。
  此外,作為北京的備用水源地,處於河北省懷來縣的官廳水庫也存在水污染隱患。記者在水庫上游桑園鎮夾河村看到,大量的生活垃圾堆放在離著名的桑乾河不足一公里的沿線周邊。同時,由於官廳水庫的水位下降,在上游有大面積的庫底裸露,當地官員稱,這些地方變成當地農民搶種的“耕地”,大量施用的化肥、農藥直接危及水庫水質。
  用水與保水存利益之爭
  用水的不保護,保護的不用水,水源地保護因用水地和保水地利益之爭面臨重重困境。甚至有基層官員稱,現在的調水現狀就像是為了保發達地區“過好日子”,而讓貧困地區“守苦日子”。
  據瞭解,遍佈全國各地的調水工程,有不少是跨地域甚至跨流域,受水區、水源保護區以及受影響區分屬不同的利益主體,導致調水工程的水質保護成為多年來困擾各地的突出問題。記者瞭解到,目前至少有三大困局亟待解決,否則水源地水質保護及調水模式將難以為繼。
  一是用水與保水的脫節困局。據介紹,官廳水庫曾有著慘痛教訓。隨著上游地區工農業生產的發展,官廳水庫的污染問題從七十年代開始便愈演愈烈,直至喪失水源地功能,1997年被迫退出城市生活飲用水體系。2001年,為解決北京市水資源的嚴重短缺,國務院啟動“改善官廳”的治理規劃,2007年官廳水庫被重新啟用作為北京飲用水備用水源地。
  為保護丹江口水庫的水質,到十二五末,國家將在十堰市庫區建成81個鄉鎮污水處理廠。十堰市住建委副主任張丙申表示,這些污水處理廠的人員經費、運行費用、設備維修資金按現在的政策全部由水源地承擔,保護了北方用水,當地卻要背上一個沉重包袱。
  此外,河北懷來縣環保局副局長劉萬利也稱,用水的不保護,保護的不用水,調水工程必須解決這個問題,否則官廳水庫的教訓還會在其他地方上演。
  二是水源地的發展與保護困局。在保護水質的要求下,調水水源地環保部門“一票否決”拒批有污染風險的企業成為工作常態。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的十堰市,據當地統計,近幾年來已拒批160個有污染風險的擬建項目。
  作為官廳水庫水源地的懷來縣同樣如此。據當地環保部門介紹,近幾年每年拒批的招商引資項目都在一二十家。環保局副局長劉萬利說:“大家辛辛苦苦引進企業,結果被我們否了,為這個已經得罪不少人。現在守著官廳水庫,很多企業都進不來,地方犧牲很大。”
  為了向京津地區調水,在河北張家口、承德已出現了環京津貧困帶。不少基層官員認為,水源地一般都是貧困的山區,現在的調水現狀就像是為了保發達地區“過好日子”,而讓貧困地區“守苦日子”。
  三是受影響區與受益區的利益困局。今年南水北調中線向北方通水後,漢江的水將有95億方改道流向北方,這就意味著丹江口水庫下游一年將減少95億方的徑流量。湖北省襄陽市南水北調辦副主任李國棟說,經過專家的測算,中線工程通水後穿過襄陽市的漢江平均水位將下降0.41米,這將造成當地水環境容量的急劇下降,給地方發展和生態建設帶來巨大壓力。
  河北省水利專家魏智敏稱,受引灤入津的調水影響,灤河下游河道水位下降1米,多年來河道淤積嚴重,河床明顯抬高,荒漠化加劇。如果不消除這種不利影響,隨著全社會生態環保意識增強,調水工程將可能面臨巨大的社會抵制風險。
  亟待出台生態補償法
  目前我國關於生態補償的相關規定散見於一些不同層級的法律、法規和規章中,不僅沒有一部生態補償的基本法律或行政法規,而且現有的相關條文缺乏可操作性和強制性。
  不少專家認為,調水工程實質是資源和利益的重新分配,要破解這些困局,就必須協調各方利益並調動各方積極性,所以建議儘快出台生態補償相關法律。
  當前由於生態補償無法可依,一些調水工程的水質保護陷入困境。天津市水利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曹大正說,潘家口、大黑汀水庫雖然是引灤入津的水源地,但運行近30年來卻遲遲沒有被劃定為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。據瞭解,這個尷尬局面的背後,是河北和天津兩地的利益博弈。河北省水利專家魏智敏1998年就開始呼籲建立京津冀水資源補償機制,但至今有關部門沒有實質性動作。他說,天津方面認為引灤入津工程是國家工程,他們不應該補償;既然不補償,河北當然也就沒有積極性劃定水源保護區。
  據瞭解,目前我國關於生態補償的相關規定散見於一些不同層級的法律、法規和規章中,不僅沒有一部生態補償的基本法律或行政法規,而且現有的相關條文缺乏可操作性和強制性。湖北省丹江口市環保局副局長魏慶九表示,今年2月剛頒佈施行的《南水北調工程供用水管理條例》中也明確規定,對南水北調工程水源地實行水環境生態保護補償,但誰也不知道誰來補、補多少。
  專家建議,在當前國家開始大力建立生態文明的大環境下,應該儘快啟動生態補償的立法,通過法律對生態補償的原則、基本制度、補償主體和對象、補償標準和資金來源等作出總體性規定,促進受益區與受影響區的公平發展,並實現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和保護。
  (本版稿件除署名外由記者劉大江、秦華江、關桂峰、丁銘、白明山、袁志國採寫)
  水污染頻發暴露城市備用水源短板
  近年來,由於重點流域中上游企業、園區越來越多,新興城鎮星羅密佈,水污染事件也越來越多,為我國備用水源建設滯後敲響了警鐘。記者近期在多地走訪中瞭解到,不少城市備用水源建設陷入滯後,應急方案大多停留在紙面上,水質性、水量性缺水及中水、雨水和海水等綜合利用水平較低,導致備用水源建設遭遇窘境。
  2005年,苯類污染物流入松花江引起重大水污染事件,哈爾濱全城停水4天;2007年,太湖藍藻事件引發市民搶水;2011年6月,杭州新安江苯酚污染事件引發市民恐慌;2012年,因一韓籍輪船運送苯酚在長江泄漏導致鎮江自來水有異味,南通、上海也跟著緊張;近期爆發的蘭州、武漢水污染事件更是吸引全社會目光。不難看出,缺少備用水源使城市用水失序,對重大水污染事件缺乏有效應對策略折射備用水源建設短板。
  北京密雲水庫和天津市環保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目前,全國各大城市基本都建設有備用水源,也制訂了《備用水源應急預案》,但大多數都停留在紙面上,不少預案都沒有演練過。
  記者瞭解到,不少城市願將地表水、地下水作為城市備用水源建設的主水源,卻面臨嚴重缺水問題。中水、雨水及海水等第二水源可以作為備用水源,但相關開發利用卻嚴重滯後,開發利用不足。主水源缺水和第二水源開發不足導致備用水源建設滯後。
  水利部最新數據顯示,截至去年,中國水庫水源地水質達標率達到89%,湖泊水源地水質較差約為30%,地下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大約為40%。
  “現在地表II類水幾乎找不到,III類水很難找,江蘇備用水源只能以IV類水為考核基準。”江蘇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副廳長王翔說。此外,地下水作為備用水源同樣問題重重。以北京為例,已經開采了60億立方米的地下水,如果再度開采將導致漏斗擴大,或將引發地面沉降,這種做法難以為繼。
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資源研究所所長王浩表示,鑒於當前水污染嚴重,備用水源建設不能僅依靠地表水和地下水,要更加註重雨水、海水及中水的開發力度,這在華北這一水量性缺水的地區尤為重要。然而“三水”開發利用嚴重不足。
  在雨水收集方面,我國不少城市不僅沒有充分收集利用,還引發洪水災害,特別是初雨污染嚴重“由於雨污分流不健全,流入河道的初雨化學需氧量(C O D )會到達數千,可謂一場雨一場污染。”鎮江市環保局污染防治處處長湯立說。
  城市污水再生利用也可作為備用水源。污水進入市政管網,再進入污水處理廠達標處理,可以實現城市用水“大循環”。“但在實際操作中,要實現中水回用卻遇到諸多現實難題,不僅要對處理完的中水進行消毒,還需要配備完整的城市中水管網配備體系,相關建設滯後。”江蘇省住建廳城市節約用水辦公室副主任林國峰說。
  海水淡化同樣面臨加工成本過高,管網鋪設不到位的困境。“我們利用鋼廠產生熱能的優勢,對海水進行蒸氣加熱淡化,每噸處理成本仍需6.2元。”首鋼京唐公司能源與環境部部長吳禮雲說,但不少專業做海水淡化的市場主體,無論是膜處理還是兩種方法結合,都因為成本過高,不少虧損運營。此外,受管網鋪設滯後和價格機制的影響,海水淡化工程在海濱城市尚未完全展開。
  鑒於以上原因,業內人士建議,為彌補城市備用水源短板,必須明確國家備用水源建設相關制度,要使備用水源成為城市建設“硬件”,還需完善全流域應急機制,同時加大雨水、中水、海水作為備用水源的開發力度。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漏水

qp65qpvd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